哈囉———我是失蹤多年ㄉ小P。

掃灰塵的時候發現上一篇文章真的是一年多前了......(遠目

這些日子來我經歷了畢業、就業、失業、然後徬徨、然後出國流浪、然後現在回來。

雖然可能也沒人在意啦,但為了部落格的脈絡的完整(從來都沒有這種東西),還是覺得紀錄一下心情比較舒坦。(神經)

總而言之,我應該也算是脫圈了~也許再也不會打開遊戲了也說不定。

(望向從五分鐘進遊戲到開機都可以泡泡麵的年華逝去的電腦)(還有每天回到家甚至無法坐在電腦前耍廢的可憐的時間)

實在是心力都不足,很多坑可能也就會這樣斷了。(不過我還是沒有放棄把他們2D化的野心WWW)

(雖然畫技還是一樣下手糞(hetakuso)(淚)

然而在這當中,說什麼也要死撐活撐下去的,當然就是自♡肥♡小♡劇♡場♡(被眾人圍毆)

反正學員paro人人都有出場的機會嘛~♡

以上,近況的小報告!

以下,今天派出的選手是——丕♡半♡易♡(不要再愛心ㄌ)(好不容易從特殊符號の地帶複製來的不多用幾下多浪費)

 

(無圖/很肥 

 

 


 

 

 

 

「這個傢伙說無論如何一定要當你的小老師!」說話的是赤肉羹,一個二年級的學生。而被她推著往我這走來的是——

「就是這樣,小P就交給你了哦!!老師!」說罷,赤肉羹就逕自離去,唰——地把保健室的門關上,留下我和這個叫做小P的學生。

 

 

我是個校醫,雖然從今年開始也兼任健康教育課程的老師,但其實我的工作一點也不忙,根本沒有請學生幫忙的必要。

話雖如此,看著眼前的少女睜大的雙瞳——顯示她的期待,還有過高的眨眼次數及時而看向右下方的閃避的眼神——顯示她的緊張與不安。

「呵、呵呵,肉羹也真是的,忽然這樣會給老師添麻煩的……」小P抓了抓頭,「嘿嘿」地笑著。

「雖然不知道你們在玩什麼把戲,」我走回位置上「不過如果妳真的想幫我,我會很高興的。」如果拒絕的話,這孩子八成又要哭了吧。

印象中每次看到她都是一臉強忍淚水的模樣。

「哦、哦哦!!真的嗎!!因為、一直都受到老師的照顧,作為道義我也應該為老師做些什麼!!」

 

 

 

*******

 

 

 

混哪裡的小鬼啊,道義?呵呵……

「笑什麼啊你?」

「咳、我才沒笑。」

我現在在夜晚兼職的店裡。喔,我白天在學校當校醫,晚上偶爾會到學生時代就開始打工的酒吧賺外快。

至於向我搭話的是學校的同事,阿肯,是這裡的常客,總說是探班,其實只是想來蹭酒喝——當然得付費。

「我在想,你們班上的小P,是個怎麼樣的孩子。」

「欸——都下班了還談什麼公事?」說著,他把手中的啤酒一飲而盡。

「她啊,很普通的孩子唄。喂,續杯。想起來了,她好像自己住喔,爸媽工作大部分時間都在國外。剛入學時還為了這件事鬧騰了一陣子,

監護人的問題什麼的。」

「自己一個人?沒問題嗎?一個女孩子。」我把斟滿的啤酒輕輕放在吧檯上。

「她看起來很獨立啊,OK啦。」

「是嗎。」

 

 

她完全是個讓人操心的孩子吧。愛和人起衝突、又常受傷來保健室報到。喔,有時也少根筋,搞不好出門門窗還沒鎖……嘖。頓時煩躁了起來。

 

 

 

*******

 

 

 

隔天一早,到教職員室打完卡、沖完一杯咖啡後,稍微繞了點路經過高二的教室。

現在還是早自習時間,教室裡面亂糟糟的,乖乖坐在位置上的不到一半。即使這樣,我還是很快就找到了坐在靠窗的……

呃、桌上的小P,幾個學生圍成一團笑鬧著,看起來滿有精神的,可能真的不必擔心吧。我如此想著,正想加快腳步離開這裡的時候,一雙視線對了過來。

「哦~~~!!」然後她笑著跳下桌,朝這裡跑來。

「老師、老師!你怎麼會來??該、該不會是特地來看我的吧,哈哈哈,我在說什麼!居然說出這種話,哈哈…」

看著眼前這自顧自笑得很開心的孩子,「是的呢。」我回答道。

「欸?老老老老老老老師你你你你說什麼??」

「妳好吵。」

 

 

我有預感,我寧靜清閒的辦公時光即將畫上休止符。

嗯…但也許不壞。

 

 

 

 

to be continued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P 的頭像
小P

小P在此

小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